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Chinese Gay Story

记录中国同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2007年,《点》纸质杂志创刊,至今共计推出9期,每期6000册,发行覆盖全国50余个省会和中心城市。2009年,《点》电子杂志创刊,至今共计推出3期,总下载量超过10万。希望用我们自己的话语权,记录当下中国的同志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章义:应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2009-10-08 17:22:07|  分类: 杂志抢鲜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赵珂 图/凌 章义 原载于《点》杂志第9期

章义:应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 《点》杂志 - 《点》Chinese Gay Story

      拍完前门婚纱照后,章义再一次成为了媒体追逐的对象,他笑言“反正自己这张老脸已经无所谓了”。
      在章义的人生经历里,“轰轰烈烈”的事情并不少——从曾经因为性倾向压力而自杀的少年,到当年盛极一时的北京上下线酒吧的老板;从凭借长城裸照迷倒无数网友的帅哥,到奔赴四川抗震救灾的热血男儿;从当年在国家艾滋病会议上面对众多记者起身高呼“我就是同志”的愤青,到如今在前门拍摄同性婚纱照的“新郎”,经历过生死荣辱,繁华落尽的章义身上,早已有了一种宠辱不惊的豁达。
      他说,人一辈子很短暂,应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1974年,章义出身在江南一个普通的家庭。在青春萌动的中学时代,章义忽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同班的一个男生,那种既心动又害怕的感觉令他日夜难安。有一天,章义无意从一本健康杂志上看到了“同性恋”三个字,该杂志对“同性恋”的描述是一种病态。巨大的心理压力使年少的章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不久之后的一个夜晚,章义在江南的一座小桥上用摔碎的啤酒瓶碎片割腕自杀。第二天天亮时,章义模糊地醒来,发现自己躺到一堆血泊之中,却仍然活着。上天眷恋了这个年轻的生命,重生后的章义最大的愿望就是逃离这个城市,躲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重新生活。那段青春对章义而言似乎注定是苦涩的,不久之后他心爱的母亲离开了人世,章义觉得这个养育他的城市再也没有让他留下来的理由,失去亲人的痛苦瞬间转化成了远行的勇气。他打开中国地图,发现最偏远的地方是新疆,但是去新疆的火车票太贵,最终他来到了北京,开始了北漂一族的生活。
      像所有北漂的青年一样,章义开始了各种职业的打工生涯。一天,章义在地铁站里看见卖报者手上捧着的一堆报纸中有一张报纸赫然写着:“东单公园,北京同性恋者的聚集地”,他内心深处那份被打工的忙碌而暂时压制的躁动瞬间被再次点燃。走了很远以后,他还是忍不住重新跑回去,买了那张报纸,发现原来“同性恋聚集地”就在自己经常送货的单位附近。怀着激动的心情,章义第一次走进了东单公园,才发现“原来世界上并非只有我一个同性恋”。在那里,章义遇到了自己的第一段恋情。
      北京不仅带给了章义第一段恋情,也使他有机会接触到更多关于同性恋的资讯和在同性恋群体中开展工作的公益团体。他开始懂得,原来同性恋并非病态,也并非只有他一个。如果说在血泊中醒来的那个早晨给了章义生命的重生,那么对自我性倾向的肯定和认同则给了章义心灵的重生。
      在那之后,章义懂得了珍惜生命,热爱生活。他不再忌惮于世俗的偏见,敢于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听从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召唤。他天性善良、率真、重感情,并且愿意为群体的利益付出。他当老板时,曾经在当时北京最火的上下线酒吧首映《蓝宇》,来了400人他却分文未收。汶川地震发生后,他看见电视里的画面后就再也无法安然入睡,第二天就不顾一切坐飞机到成都去救灾。本次拍摄同性婚纱照的创意出来之后,他也是朋友一个电话就一口报名参加。
      这些旁人眼中极需勇气或者很出风头的事情,对他而言,只是顺心而为而已。 
    章义:应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 《点》杂志 - 《点》Chinese Gay Story

章义:应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 《点》杂志 - 《点》Chinese Gay Story章义:应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 《点》杂志 - 《点》Chinese Gay Story
    2月底的一个下午,章义和我相约在中关村的一个意大利咖啡店接受《点》的采访。像往常一样,他穿着一身运动衣,精神奕奕。一见到我,他就高兴地说,媒体对于婚纱照事件的关注热度超乎了他的想象。对饮着咖啡,章义开始向我说起他的经历,他的爱情。在他初显岁月痕迹的脸上,有一双依然清澈的眼睛。

《点》:拍完婚纱照之后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章义:生活没什么变化,还是照样忙碌,只是有时间会搜集网上对这件事的评论。

《点》:身边的朋友知道这件事之后都有哪些反应?
章义:基本上都是说我很勇敢,很酷,很支持,还有人说你的另一半很不错,什么时候带给我们见见吧。

《点》:有没有反对的声音?
章义:没有人跟我说反对的声音,反对的人肯定不会告诉我。

《点》:当时和海北拍婚纱照的感觉好吗?
章义:说实话挺好的,我觉得海北挺可爱的。

《点》:当时那一刹那是不是真对他有感觉,大家都说从照片上看你们的感情特别真挚。
章义:我觉得我是,我不知道海北是不是,我觉得他应该也是。

《点》:有人批评你们不是真正的情侣,拍结婚照只是为了作秀。
章义:这也没什么,本身我们就是想推动同志权益,我们在过程中付出的感情也是真挚的,我不怕别人怎么说。

《点》:还有一些同志认为你的行为太高调,你怎么看?
章义:不出柜的人认为我很高调,那么多人认识他,照片放在网络上会不会害怕啊。其实你反过来想,有多少人能认识你?多少人会关心你?会在马路上认出你?即使认出你,他会对你有兴趣吗?他真的了解你吗?

《点》:出柜给你快乐吗?
章义:我就觉得我的心是自由了,没有任何顾忌,不会再有任何压力。

《点》:你看了媒体对这件事的报道了吗,觉得怎样?
章义:我觉得挺好的,基本是很平常的去报到这件事,比过去已经进步多了,人性化多了。网络转帖到处都是,我觉得比电视影响力都大,因为一个网页基本会保留一到两个星期的热度,这得普及多少人,教育多少人,刺激了多少平民百姓的眼球啊。

《点》:评论中有支持的,反对的声音也不少,你怎么看待?
章义: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不管反对也好,支持也好,我们永远都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反对的人有他的缘由,首先,他可能没有真正的去了解同性恋这个群体,他们可能没想过在他的身边,他的亲人和朋友都有可能是同性恋者,只不过他没有发现,也没有人去告诉他。有些人可能是在没有思考过的情况下随便说话,如果他真正的思考过这个问题,那么他应该先去了解一下同性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没有思考过反对,我觉得无所谓。即使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反对,我觉得也没关系,都是代表他个人的一种想法,这就是一种自由的表达。对我们做这件事的人来说,你得像大海一样,什么垃圾都得吸收,还得每天汹涌澎湃的继续前进。

《点》:你当时为什么会愿意参与这件事?
章义:我想愿意出镜的人不会很多,我反正已经出过镜,出一次、两次、一百次都是一样。

《点》:不怕别人说你为了出名,或者是为了炒作吗?
章义:我要出名在几年前早就已经出过名了。再说出名在我心里没有什么概念,只有做这件事情真正的意义。这有啥好出名的?出了名又能怎样?

《点》:你所指的几年前就出名了,是什么事情?
章义:那是01年中国政府第一次举办全国艾滋病大会,我也去了。当时,李银河在讲同性恋和艾滋病的关系,呼吁大家多了解艾滋病,也多了解同性恋,不要老是把艾滋病和同性恋挂在一起。讲完以后,大家可以举手发言。我一冲动,就举手了。主持人是一个小姑娘,把话筒拿给我,我一站起来,心就砰砰砰都听得见。我说我就是一位同性恋者,我也不希望社会老是把同性恋和艾滋病挂在一起,这样给我们的心理压力很大,我想去检测艾滋病的时候,心里都特别担心,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我犹豫了很久,鼓起勇气去了,检测完了还不敢去拿检测报告,还是打电话去问,从头到尾给我的压力都很大。因为整个社会都没有正确地去了解,老是把二者联系在一起,希望社会大众能科学地来认识这个问题,也希望社会能正确地了解同性恋群体。我讲完之后,整个会场全都鼓掌。当时很多媒体也在场,事后路透社要采访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就答应了。第二天,就有朋友从美国来电话,说你出名了,都上路透社了。后来,国内很多媒体多转载了内容。不久,文明画报社推出了一本关于同性恋的杂志,它的创刊号邀请了我、崔子和石头去了解同性恋群体。那本杂志出来后,搜狐请我们三人去聊天,聊完后我们才知道,台下坐的全部都是记者。第二天《信报》登了这件事情,还登了一张有我的大照片。第二天我外甥女给我打电话,老舅,你都上报纸了。后来很多国外媒体都进行了跟进了采访,比这次还火。

《点》:那你外甥女支持你吗?
章义:支不支持她没说过,反正她就是希望我快乐就好。

《点》:02年你在长城上拍人体艺术照又是怎么回事呢?
章义:我有一个爱好摄影的朋友,也喜欢拍人体,之前我就当过他的人体模特。我认为人体艺术不是拍毛片,只要拍好了是很美的,不是黄色的东西。后来他买了一个好相机,我说趁我还年轻想到户外拍组人体艺术照,他一听很有兴趣,就约上一个化妆师,三个人就去了长城,拍了一系列。拍的时候没有想过要给媒体,后来我朋友说《时尚君子》想做同志的专题,你要不要把照片放在上面,我说你看着办吧,因为我们都是好朋友,想放就放吧。

《点》:另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你当老板时,曾经在上下线酒吧首映《蓝宇》,据说当时人都挤爆了。
章义:是的,有报道说《蓝宇》第一次在大陆放映是在北大,其实是在上下线。我的一个合作人认识《蓝宇》的制作团队的人,所以在第一时间拿到了片子。放映《蓝宇》在圈内是很轰动的事情,我们都没法营业了,酒吧各个地方都坐满了人,超过了400人。

《点》:那你收费了吗?
章义:我没想过收费,我就觉得应该给大家看一看。其实我很不会做生意。

《点》: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事的人。
章义:看哪些东西在我内心占据的分量比较重吧,我会去选择。比如说地震,那两天我看到那些图片,我躺在那,睡觉都睡不着,我时刻都会想起受灾的老百姓的样子,心里非常难受。因为继续呆着,无法照常生活,我就感觉我必须要去。

《点》:你做这些事情,是理性的选择还是感情上的冲动?
章义:从我内心来讲,一个东西占据我的感受强烈的,我会思考几回,如果还是想做我就会去做。其实我自己觉得是理性的,虽然很多人认为我是感性的。因为谁都不会去做,但是我还是要去做。有些东西不用去在乎别人的眼光怎么看,说实话,人活一辈子,五十年?六十年?七十年?能有多长啊,一辈子很短暂,应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点》:聊聊你的感情吧?
章义:我的感情经历过很多,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是一片空白,但这个空白不会像以前一样觉得很失落。我现在就觉得,真正一份感情是需要一定缘分的,即使我这辈子往后没有真正的感情,我也不遗憾,我已经会去冷静的思考,也学会了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生活也没什么不好,任何东西都是有利有弊,当然我最终还是希望遇到一个能与自己相依为命过完下半生的人。我希望对方选择的是我的人,而不是一些外在的东西,希望不管有多苦,都愿意在一起。

《点》:你喜欢什么样的?
章义:首先是个和我差不多高,然后需要遇上,再看聊得来聊不来,我会说给两个人一年的时间,去相处,看看行不行。以前不大懂,总以为两个人遇上了,发生性关系了,就是你的人了,就这么过吧。没有学会怎么去过,没有真正思考过两个人的感情是需要呵护的,那个时候学不会,但经历了很多之后学会了。

《点》:现在回过头看自己的感情会有哪些收获?
章义:有。每段感情结束的时候都有值得你去学习的东西。比如说在中学和同学有了感情,没法言表,那是一种初恋,没法表达的同性之间的感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觉得那个同学即使是同志,还喜欢我,我也不会再跟他在一起。
    第二段感情在北京,我在东单公园认识了一个即将去美国留学的朋友,我叫他辉。我们恋爱一年多,都是书信来往,甚至连吻都没吻过,头天见面,第三天他就走了,特别单纯的一段感情,就是书信来往。有文字内容的情感在我心中占据的比例是最重的,可以夸张一点说,如果他还回到我的生活中,还愿意给我一个时间,我们俩重头开始去了解,去恋爱,我还愿意。只要他愿意,我还愿意,不管他现在长成什么样。

《点》:既然当时感情这么深,为什么会放弃?
章义:因为我太年轻,经不起诱惑,我就给他写信,放弃了。他在夏威夷,我们一年多没见面,就是书信来往。我那个时候才21岁,喜欢我的人也多,每个星期都会去酒吧,看上你的人总会有人坚持追你,我最终还是坚持不住诱惑。

《点》:也许只是身体上的出轨呢?
章义:我那个时候考虑不了那么多,我觉得身体出轨了,情感也就出轨了,我维持不了我跟别人有了性关系,还能装做没事一样和另一个人谈恋爱,我做不到。
    后来认识了一个美籍华人,交往了三年也分手了,也是我提出来的。我那个时候觉得我自己还是一个传统的人,我认为两个人在一起从情感、精神、灵魂、到性都是应该在一起的,不应该分开的。但是在他的文化里,性和感情是可以分开的。在这点上有分歧,他去找别人的时候,我就会生气,我也去找别人,找来找去,我自己也把自己伤害了,也把他伤害了,所以干脆提出来分手。到最后我发现,其实我在情感上还是一个希望从一而终的人,但是我并没有那么高深的涵养来维持我自己的感情,我也经不起别人的诱惑。

《点》:回过头来会不会重新认识性和爱的关系?
章义:我还是认为性和爱是不可以分开的,即使我以后再交往男朋友,两个人在一起的话,情感和性必须是专一的,如果做不到的话,你可以说出来,没关系。
    两个人的关系之间有了瑕疵,以前我会接受不了,但现在学会了去沟通,你是想改变,想维护我们的感情,还是不想维持,这些都是可以沟通的。

《点》:这也回到了这次婚纱照活动的主题,是希望倡导同性婚姻立法。你认为同志之间情感关系的不稳定与没有法律保障有关系吗?如果当时你和某一个男友结婚了,对你们感情的稳定会有帮助吗?
章义:肯定会有所不同。如果同志伴侣关系得到法律的保护,至少社会能普遍认识到同性恋这个问题,那我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从头到尾就不用那么隐藏。从第一段感情开始,我可能就不会去自杀了,我就会很坦然的告诉家人,这是很重要的。如果是合法,社会对同性恋的态度肯定要比现在开放得多,那我就会知道怎么去了解我到底是不是同性恋,如果是的话,我应该怎么去追求我的生活,不用我这么在黑灯瞎火下转了这么多年。

《点》:但也有很多人为婚姻是枷锁,没有约束更自由,只要相爱的时候在一起就行。
章义:不。好比异性恋之间有婚姻的法律约束,你想进入这个约束你可以选择,不想也可以。同性恋伴侣关系也是一样,我想要婚姻,那我可以选择。这是一种权利,是活着的一种权利,作为人的一种权利。

《点》:你生命中有特别多故事,以后回忆起来肯定特别有意思。
章义:对,我身边的朋友说,你这半辈子没白过,我想想也是。我现在很坦然地接受自己所有的一切。

《点》未来有什么打算?
章义:我没有特别长远的打算,顺其自然吧,不管是工作也好,感情也好都是强求不来的,但是尽量地健康地对待自己的每一天。

章义:应该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 《点》杂志 - 《点》Chinese Gay Story

  评论这张
 
阅读(8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